潜山的“跑鬼子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7-08 浏览次数:14
    从1938年6月至1943年4月,日本侵略军先后4次侵入“武汉保卫战”的前沿战略要地———潜山县境。在这期间,驻守在潜的国民革命军官兵舍家纾难,奋勇杀敌,在当地民众的支持下,与日寇曾发生多次殊死战斗。回顾那血与火的岁月,是为爱我中华、壮我国威、缅怀先烈、珍视和平。

血染横山岭
 
  潜山县城是大别山的外围重镇,也是当年省会安庆的屏障。日军认为,只有控制潜山,方可确保夺取武汉而无后顾之忧。因此,横山岭战斗也就是武汉保卫战的外围战。
民国27年(1938)6月14日,蒋介石致电李宗仁令国民革命军27集团军司令长官杨森率主力死守上、下石牌及潜山待援。
此前,杨森命所属的133师在源潭棋盘的横山岭摆开杀敌的战场,发动军民上万人挖战壕,筑工事,战线从横山岭东边到枫树岭,绵延15华里,准备迎击进犯的日军,并安排所在地周围的老百姓全部转移到黄柏山区。作战指挥部设在枫树岭前线。
6月15日清晨,日本侵略军坂井支队气势汹汹地从安庆直奔横山岭附近的黄鹤塘,国军将士斗志昂扬,严阵以待。阻击战打响后,3架日本飞机在空中对阵地轮番轰炸,国军虽有伤亡,但并不气馁,反而越战越勇,激战了4个多小时,日军一个机械化师久攻不下,伤亡数百,没敢前进一步。不料,酣战之际,中午12时左右,狡猾的日军从万人岭抓到一个由怀宁来的雷姓手艺人,威逼其引后路从万人岭经松茂冲、时思寺到老岭头高楼一带,悄悄从国军背后突然袭击,国军猝不及防,腹背受敌,弹尽粮绝,两军短兵相接,开展肉搏,杀得昏天黑地,战斗持续两天,守军133师伤亡惨重,两千官兵壮烈牺牲,横山岭失守,日军直逼梅城。
3个月后,鬼子退守安庆,逃难的百姓重返家园,只见战场上尸骨遍野,百姓无不潸然泪下。为悼念在这场保卫战中牺牲的国民革命军将士,由当地的联保主任徐纯青主持,在棋盘横山岭徐家享堂召开追悼大会,近千民众自发赶来参加,会场气氛肃穆悲壮。会场中央,悬挂着两副由当地很有名望的绅士徐权武撰写的挽联,十分醒目:
棋盘开战局,黄鹤杳忠魂。
世界亦棋盘,五千年中原角逐,黩武穷兵,胜负总无常,结局依然归正统;
军民同骨肉,顷刻间顽寇环攻,突围陷阵,牺牲全卫国,悼亡能不等亲丧。
 
  梅城保卫战
 
  据新编《潜山县志》记载,民国27年(1938)6月15日,日本侵略军沿安合路直下,到了高河埠即兵分两路,一路从育儿村叶家店前往余家井,一路由公岭往小市港,形成合围之势,意在攻占潜山县城。
当时在潜山驻防的是国民革命军21军146师和147师,约万余人,依据有利地形,当日军行至老岭头时,便集中火力伏击来犯者,一举击毙敌人数百名。这时,潜山境内普降大雨,皖河水位猛涨,日军于6月17日开始占领余家井以东一带。6月18日拂晓,日军用橡皮船和竹筏,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强渡皖河,国军则居高临下,在对岸山上集中火力阻击过河来犯之敌,从凌晨直至傍晚,日军被击毙落水及受伤者达千余人。
6月19日,国军陆续向山区转移,日军分两路,一支向太湖,一支向王家牌楼(今属黄铺镇)尾追。由于国军对地形熟悉,行动迅速,日军未能追赶上,只是在沿途抢掠一番后,仓皇缩进县城。这时,日军缺乏粮食,补给成了问题,他们便从潜山出发,到黄泥港、王河拦截国军的运粮船队,掳掠大米400余包、砂糖30多包、食盐200余担。日军占领梅城后,一把火烧毁西河两岸附近村庄的大片房屋,丧心病狂地抢劫财物,奸淫妇女,杀害儿童。老百姓闻讯后,纷纷“跑鬼子反”,躲进水吼岭、天柱山等深山老林里。
6月19日夜,日军组织强大兵力进攻上、下石牌,国民革命军176师予以重创。此时日军陆续把兵力集结到潜山附近休整,准备进攻武汉。时逢大别山区蚊蝇孳生,日军军营内疟疾流行,不少鬼子染病,战斗力减弱。7月26日,日军坂井支队进攻太湖,国民革命军48军与敌激战两天,击毙日军千余人。

鏖战花山尖
 
  已经81岁的徐金河,是目睹当年那场花山尖血战的幸存者之一。
1938年,徐金河13岁,很能记些事了。他指着不远处的山说,这花山尖,在潜山县黄铺镇湖墩村境内,是“潜太之边境,怀望之要冲”,别看它不是崇山峻岭,但在平畈上,一山突起,居高临下,地势险要,战时是个制高点。这一年的4月,这里就人心惶惶,“跑鬼子反”了。乡邻拖儿带女,牵猪赶牛,到水吼山里躲难。5月中旬,日本第六师团波田支队步兵先锋队,到了离花山尖不远的石大屋、叶屋一带驻扎,企图取道花山尖,到湖北黄陂会攻武汉。当时,国民革命军陆军138师412团某营营长曹潘润奉命率部驻守花山尖。曹营长就住在我家,和我一家人搞得很熟。他是陕西人,50岁上下,四方脸,个子高高瘦瘦的,有时说话小孩听不懂。那些日子,他趁鬼子立足未稳,带领士兵挖战壕,筑掩体。我屋的男女老少都帮着运晒圃、篾围等用于遮掩的材料上山。我也像勤务兵一样,成天跟在曹营长身边,送茶递水,跑上跑下。晚上,他召开会议,做战前动员,部署火力。
农历5月24日,天空晴朗,大地死一般寂静,一场与日寇的恶战眼看就要开始。刚吃过早饭,一声炮响,震得山野回音。日军向坚守在花山尖的国军开炮了。一时间,步枪声、机枪声、炮声大作,炮弹炸得花山尖沙石横飞,硝烟弥漫。
骄横一时的日军兵分三路,一路由太湖芝麻地由南至北攻正面,一路溯牌楼河而上,从背面进攻,一路从中路进攻。日军凭借武器先进,用密集的炮火疯狂向花尖山轰击,尔后三路同时向山上蠕动。守军一次次抖落身上的尘土,猛烈还击,打退多次冲锋。鬼子在阵地前丢下一片尸体,侥幸活着的从半山腰往下滚。输红了眼的鬼子,急忙从潜山县城调兵增援。战斗中,曹营长衣装焦灼,数处受伤,流血不止,咬着牙指挥战斗。第二天,守军四面被围,死伤惨重,所剩弹药,都集中在三挺守关口的机枪旁。我方使用的是德国“马克沁”水冷枪,枪管打红了,需要不断泼水冷却,而水只有山下的河里才有,几次派人下山取水都饮弹身亡。这时,一位驼背的士兵毅然请战,去山下抢水。只见他动作敏捷,穿过耳边呼啸而过的子弹,艰难地在陡峭的山路上爬行。当他装满一桶水跌跌撞撞地回到半山腰时,狡猾的鬼子发现了他,不幸被狙击手打死。情急中,曹营长让父亲带我赶快从后山小路逃走。那生离死别的一幕,至今不忘。敌人没有听到枪声,断定是枪管受热变形,再也不能用了。于是,他们叫嚣着爬上山来。“弟兄们,跟小鬼子拼了!”曹营长端起刺刀冲向敌阵。这时,能与他一起拼杀的人已经不多了,山上响起了呐喊和惨叫。渐渐地,枪声疏落了。全营372位军人的生命戛然而止。他们倒下了,倒在被血染红的花山尖上。凶残的敌人,还砍下了曹营长的头颅丢在山上。
花山尖保卫战失利后,日寇更加猖狂。他们兽性大发,见人就杀,见房就烧,见妇女就淫。老人们回忆,仅在李老屋一次就杀死12人。6月4日,鬼子在黄泥凸抓住一姓蔡的农民,枪杀后还用刺刀剖开胸膛,割下血淋淋的人心炒着吃。有的妇女被轮奸后,双脚倒吊在两棵松树上。鬼子先将两棵树合拢,捆绑后将树松开,借树的弹力将人体撕成两半。日寇犯下的罪行,真是伐花山尖之树罄竹难书。
农历七月,鬼子撤退后,跑反的乡亲陆续回家。大家含悲忍泪,将满山遍野的遗体收殓。大伙从身边的手枪套、衣袋里的营长符号判断,将曹营长和阵亡士兵的遗体草草安葬。

收复潜山城
 
  1940年10月17日,日本侵略军第116师团约两千余人再次占领潜山县城。
当年,潜山一带流传民谣说:“要吃鬼子肉,去找一七六。”10月18日下午,国民革命军176师副师长莫敌在潜山野人寨召开誓师大会,决定第二天收复县城。
10月19日,莫师长率该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北、西、南三面向潜山县城发起猛攻,盘踞在城内的日寇仓促应战,不到一个小时,日军即由东门撤出,强夺由梅城至安庆的大路,向怀宁三桥一带流窜,潜山县城得以收复。
莫敌师长在兵分三路向敌发起进攻的同时,还派出三支部队从梅城东北面的界牌石绕道至怀宁四棵松,试图将日军一举歼灭于梅城至四棵松约20华里的平畈和丘陵地区。孰料,驻扎在三桥的日军发现险情后,倾巢出动,前来接应从梅城狼狈逃窜的日军,抢先占领了四棵松高地,企图凭借四棵松山峦高地阻击莫敌部。莫敌部战士急中生智,依靠珠琳河西岸河堤作掩护,吸引敌人。莫敌师长派一支队伍从茅庵绕道至四棵松东北老河旁对敌人狠狠攻击,日军招架不住,退缩到三桥老巢。国军战士穷追不舍,激战一个通宵。天亮,该师又向敌阵地进攻,战斗历时3天,打死日军400多人,还击落敌机1架。

捐躯长胜关
 
  民国31年(1942)农历12月初一,日军一小股可能是失散的士兵,鬼鬼祟祟地由水吼岭沿大山脚骚扰,准备穿过长胜关卡子经王家牌楼、野人寨归队。驻守在长胜关外的陈家老屋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一挺进纵队郝文波部的一个班发现敌情,当场击毙走在前面的两名日军。日军发现有火力阻击,仗着武器的精良,立即调整队形,分三路向山下射击,郝部战士也不示弱,个个勇猛还击,阻击日军半个时辰,后因寡不敌众,郝部副班长等6名战士全部壮烈牺牲,为国捐躯。剩下的士兵只得边打边向西侧深山里撤退。日军不熟悉地形,加之情况突然,不敢恋战,也只好仓皇逃窜。
战后,当地群众随即将阵亡的国军6名烈士的遗体收殓,葬于长胜关亭子凸下的大湾顶,建墓立碑,上面写着:抗日阵亡六君子墓。
当然,由于岁月的远去,资料的散失,当事人的离世,抗战期间潜山境内抗击日寇的战斗还远不止这些,肯定还有许多可歌可泣的篇章湮没在历史的烟尘中。但通过这几场战斗,就足可以看出日本侵略者从穷凶极恶到苟延残喘的贼寇嘴脸。抗战胜利是中国人保家卫国气壮山河节操的历史明证。
 
下一篇:暂无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